环保企业探索发展路径 转型跳出传统细分“w88优德红海”

数万亿元的环保大蛋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市场参与者,随之而来的是激烈“厮杀”,行业准入门槛正越来越高。为抢占更大市场份额,环保企业纷纷转型。对此也有业内人士表示,看似转型成功的环保公司,还要观察其是否拥有核心技术。

环保企业探索发展路径 转型跳出传统细分“红海”

数万亿元的环保大蛋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市场参与者,“转型”也成为这个行业的关键词之一。在这个充斥着新兵的行业中,转型最简单的切入方式便是并购,这也是多数企业的做法。

跨界转型者:原主业不济转型求存

跨界转型而来的企业,通常原主业不济,为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而参与进来。这类由零开始的公司其环保业务内生式发展底蕴不足,外延式并购成为业务拓展的主要方式。部分公司甚至通过重组彻底剥离或淡化原主业,而将环保业务作为公司的全部,为此还进行更名。

盈峰环境、中再资环等都是典型代表。

盈峰环境

盈峰环境原来名为上风高科,主业为漆包线销售业务,这一业务数年来毛利率过低,在5%-7%之间波动。美的集团少东家、盈峰控股董事长何剑锋在接盘后,将其更名为盈峰环境。

2016年3月,盈峰环境提出了新的发展战略,即打造以环境监测为龙头的国内领先的高端装备制造+综合环境服务商。

盈峰环境总经理马刚提出了未来开展的十项业务,分别是:高端风机装备、互联网+环境管理、互联网+环境监测、互联网+水利管理、互联网+环保设备运维服务、烟气治理、水治理、固废处理、危废处理及生态修复和海绵城市。

由上可见,盈峰环境愿景不小,希望开展的业务涵盖水、气、固废的监测及治理,意在“综合性大环保平台”。公司曾表示,其中环境监测将是发展重点。

盈峰环境的转型路径是,先以17亿元全资收购监测领域老牌一线企业宇星科技进军环保产业,接下来又以1亿元控股垃圾焚烧发电企业绿色东方环保,同时还成立全资子公司上风环保,并联合设立30亿元盈峰环保并购基金。

这家公司同样以收购的方式进军水处理领域。2016年8月,盈峰环境分别以1.14亿元、1.09亿元、2.26亿元分别收购亮科环保55%股权、大盛环球100%股权、明欢有限100%股权。

9月,盈峰环境还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9.5亿元用于建设三家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环境监测全国运营中心升级及新建项目、环境生态预警综合信息监控系统研发等项目。

盈峰环境表示,环保战略构架已基本形成,已完成环境监测平台、固废平台、水治理平台的搭建,未来公司还将在大气治理、危废、土壤修复、生态修复,智慧城市等领域方面加速布局。

尽管在半年报上,公司环境监测及治理业务占比仍只有不到四成,但这较2015年年底的16%已提升了不少,未来这一比例仍将上升。何剑锋美的集团少东家的背景,也为盈峰环境平添了想象空间。

中再资环

中再资环则由秦岭水泥更名而来。公司原主业为水泥制造,2014年毛利率也低至7.04%。2005年-2014年,公司十年有九年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亏损,也因此“戴帽”被ST。

2014年,通过重大资产出售、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和股份转让,公司将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中再生)的八家子公司资产注入上市公司秦岭水泥,并将上市公司原有水泥业务剥离。公司摇身一变为再生资源龙头,主营业务转为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回收与拆解处理。

接下来,摘帽、盈利、更名,中再资环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废电子产出物毛利率在2015年高达57.47%,不过2016年上半年降至41.19%。

近期,中再资环定增申请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并已成功更名。控股股东中再生旗下还有废钢、废纸、废塑料、废有色等业务板块,集团资产存在注入预期。

邻近产业转型者:产业关联度高转型有优势

与跨界转型不同的是,从事环保相关业务的行业也纷纷向环保业务转型布局。

多家园林类上市公司就是此例,其原有园林景观业务常与生态治理有关,也具备接单优势。
东方园林

因为订单的丰厚,东方园林环保业务已风生水起。

传统园林业务面临困局,原绿化龙头东方园林谋求转型。

2015年下半年,公司投入约30亿元先后收购了五家环保公司,切入污水处理、固废处理等领域。

园林公司转型环保行业有其天然优势,水处理业务本就是园林公司原本景观业务的衍生。

东方园林的并购路径是,2015年9月以现金1.47亿元收购了吴中固废80%的股权并增资,以1.2亿元收购富阳金源铜业100%股权并增资。10月,公司以现金14.6亿元收购申能固废60%的股权。11月公司又披露通过现金加股份方式以9.5亿元收购了中山环保100%股权,并以3.3亿元收购了上海立源100%股权。

通过并购申能环保、吴中固废、金源铜业进入危废处理行业;通过并购了中山环保和上海立源,两家公司技术先进,补充了东方园林在水处理领域的不足。东方园林大致补全了其在环保领域拓展业务的基础能力,使公司有了进一步规划的可能。

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在2015年年底还曾对外表示,未来两年公司还将在环保行业内做200亿元的并购,然后再用两年时间投资100亿元对收购公司进行新建和技改工作,从而将东方园林打造成一个生态环保全产业链公司。

东方园林属转型较为成功的一家。首先,其选择了以PPP模式来缓解公司现金流难题。近两年超过600亿元的订单,多为PPP模式,且其现金流已有所改善。

其次,东方园林对并购标的的筛选要求较高。何巧女曾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技术型是对并购标的挑选的标准,规模作为参照并不能确保标的在业内的领先地位。“细分行业是指东方园林要找到在某个领域排名至少前五或者能很快进入这个标准的企业,如果找不到,公司就放弃在这个领域的并购。”

其中,投入金额最大的申能环保主要从事有色金属固体危废资源化利用,该公司是华东地区处理有色金属废渣、废泥的最大企业,也是全国最大规模资源化利用处理电镀污泥、电子污泥的企业。

其他园林公司正走着同样的路。普邦园林2015年以4.4亿元收购深蓝环保100%股权,收购完成后,公司进入固废处理的环保行业。云投生态也正有此布局。

环保细分行业转型者:转型跳出传统细分“红海”

随着“水十条”、“土十条”和“气十条”的相继出台,原环保行业单一业务的公司也不甘只守着一条线开展业务,而开始了跨细分行业转型布局。首创股份、维尔利、中电环保等均不限于单一细分环保业务。

部分传统环保领域已是一片“红海”,如市政污水处理、垃圾焚烧中标价不断刷出新低,低价竞争频发,甚至出现中标价远低于测算成本价事件。为此,也有环保企业转型新环保业务领域。

启迪桑德

启迪桑德便转型再生资源领域。

在2015年10月成立桑德再生,主营业务为再生资源回收、电子废弃物拆解、报废汽车及再制造、再生资源深加工、再生资源O2O和危险废弃物处置等,涵盖资源回收、初加工和深加工等再生资源全产业链。目前,已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综合型再生资源公司之一。

中电环保

中电环保也是一家跨细分行业的环保公司。其本身是一家专门从事水处理相关业务的环保企业,但通过长达两年的时间布局,现在已经形成了“4 1”环保产业发展格局,包括工业水处理、市政污水处理、固废处理、烟气处理以及环保服务平台。

2013年年报,公司新增工业烟气处理业务;2014年年报中,公司新增固废处置业务。尽管这两块业务营业收入占比不高,但每年绝对值正在上升。从财报中可以看出,新开拓的工业烟气处理业务和市政固废处理业务正在以一个稳健的速度增长。

2015年,中电环保在常熟市出资设立项目公司,继续纵向开拓固废处理业务。这一战略布局在业绩上也有明显体现,2015年市政固废处理业务的收入从2014年的1417万元增长到3710万元。在当年年底,公司就拿下固废处理大单,中标常熟市30万吨/年污泥处理项目,合同总额约13.72亿元。截至2016年上半年,公司在手订单28.47亿元,数倍于2015年收入。

央企试水者:先占市场不在意低毛利

除民营企业外,环保行业近年还迎来了大型央企的资本“入局”。

葛洲坝

葛洲坝率先吹响了国企进军环保市场的“号角”。

收购中固科技,进入污土污泥治理领域,2015年实现收入5446万元,利润总额310万元;收购凯丹水务,进入污水处理领域,2015年实现收入1.2亿元;与大连环嘉合资,进入再生资源领域,2015年实现收入65亿元,利润总额1.6亿元;与中材国际合资,进入生活垃圾等固废处理领域——葛洲坝的环保业务已完成在多个领域的布局。

这系列举措收效明显,葛洲坝环保业务占比已由2015年的8%,上升至2016年上半年的超过12%。不过其毛利率少得可怜,仅有3%左右,远远低于行业30%左右的毛利率。

中金公司分析师廖明兵认为,葛洲坝正将环保作为转型的重要突破口,2017年收入有望超过300亿元。

不可否认的是,未来环保行业的激烈“厮杀”,行业准入门槛正越来越高。看似转型成功的环保公司,还要观察其是否拥有核心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