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市场双重驱动 万亿绿色金融风正劲

在业界资深人士看来,当前我国市场正赶上经济结构改革,处于高科技、高附加值和资源占用高效性的改革加速阶段,同时政府也为绿色金融发展创造了很好的市场环境和政策条件,资本市场的大力支持,将使绿色金融事半功倍,同时对绿色债券市场的发展也具有规模效应。

政策市场双重驱动 万亿绿色金融风正劲

“从2016年年初到现在,我国在境内外发行的贴标绿色债券已近1950亿元,占世界同期发行绿色债券的40%,而在去年,中国的这个数字几乎是零。”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在第二届绿色金融高峰论坛上称。

2016年可以说是中国绿色债券启动元年。

让金融发展“绿”起来。在我国倡议下,绿色金融今年首次被纳入G20议程,并形成了G20绿色金融综合报告,而我国是全球仅有的3个建立绿色信贷指标体系的经济体之一。同年8月31号,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作为联合发文的七部委之一,证监会进一步推进绿色债券发行试点工作,不断完善相关制度规则,增强了债券市场支持绿色产业的力度。

随着《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的出台,中国将成为全球首个建立了比较完整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的经济体。同样是在今年前7个月,我国发行绿色债券约180亿美元,占全球同期发行的绿色债券40%以上。作为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市场,中国绿色产业的年投资需求在2万亿以上,而财政资源只能满足10%—15%的绿色投资需求,绿色债券市场潜力巨大。

来自权威媒体的报道消息称,目前银行发行的绿色金融债募集资金主要被用于节能、清洁交通、新能源、污染治理、循环经济以及生态保护等领域。据兴业银行披露的信息显示,通过绿色债券募集的资金将有31%投资于新能源产业,其余主要投向循环经济、环境污染治理以及公共交通等项目。

而事实上,发展绿色金融不仅是绿色发展的必然选择,更是经济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发展面临的重要课题。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绿色金融分会主任委员曹和平指出,我国人均GDP正从8000美元向12000美元过渡,如果绿色金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将有力促进单位经济降低能耗、降低排放,升级民众物质生活条件和基础设施服务,提升环境、健康、文化、出行等多方面的品质。

在众多业界人士看来,这一绿色风行,实际上是中国政府对环境治理领域的投入加强。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预计,中国绿色产业年投资需求在3万亿元左右,而财政资源只能满足15%左右的投资需求,其余则需要市场满足。假设其中的20%的资金通过债市募集,那绿色债券的年市场规模也在5000亿元左右。

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前绿色金融在我国仍处于起步阶段。“我国财税系金融在绿色金融的重大工程投资,如何与银行系金融机构有效对接,这是绿色金融创新面临的首要难题。”曹和平指出,在绿色发展中,以往政府主导基金、政府主导项目较为活跃,但银行体系金融步伐没有跟上,甚至有些脱节。

而金融的商业性与环保的公益性之间亦存在一定矛盾,一些银行还缺乏实施绿色金融所必需的对环境风险的专业分析能力,绿色环保项目的长期融资与银行的短期贷款期限存在错配问题等。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加强制度设计,对金融机构实行正向激励,建立全方位推动绿色产业发展的绿色金融发展长效机制,包括提高绿色项目投资回报率和融资可获得性,降低污染型项目投资回报率和融资可获得性,以财政资源撬动社会资本投入绿色产业等。

与此同时,作为绿色金融发展的动力之源,建立良好的激励约束机制不可或缺。“关键是要把绿水青山的隐性收入和环境污染的隐性成本显性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张承惠表示,绿色项目投资期限长、前期投入大、收益期比较长,且投资风险较高。当前,不少金融机构发展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动力不足,不构建良性的激励和约束机制,绿色金融发展就容易上热下冷。

显然,“绿色金融发展的目标之一就是要通过企业环境信息披露、严格执行环保方面法律风,强化企业和消费者的绿色偏好,让他们更加热爱绿色产品和绿色投资,增强绿色金融在金融体系中的地位。”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表示。